离婚时约定归一方的房产未办理过户登记在特定情况下可对抗另一方债权人的强制执行

关某A关于由男方负责出租房屋,租金用于邵某F生活学习使用,以及邵某F因出国留学及未满18周岁,因而未过户的陈述较为符合情理,不能就此径行认定关某A存在严重主观过错。原审法院仅以关某A未办理产权登记、不涉及其生活保障以及未占有案涉房屋为由驳回关某A诉请依据不足。
深圳家事律师
深圳家事律师
深圳家事律师